屏蔽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屏蔽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苦果是如何吞下的惠普收购Autonomy细节曝光

发布时间:2021-01-20 05:31:28 阅读: 来源:屏蔽泵厂家

[导读]在惠普近年来的一系列摸索中,收购Autonomy的代价无疑最为昂贵。消息人士透露,在正式迎娶前,原本有一个很好的悔婚机会摆在面前,但惠普并没有抓住。

惠普前任首席执行官李艾科

北京时间1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消息人士周二透露,就在惠普斥资110亿美元收购英国软件开发商Autonomy的交易之后不久就立即懊悔之前,该公司曾失去了退出这一交易的机会。

消息人士称,在与惠普代表团的一通电话中,Autonomy的外部审计师曾提醒惠普,Autonomy的一名高管声称这家公司采用了不正确的会计方式。不过审计师还补充说,调查发现这位Autonomy高管的言论并无任何事实依据。据悉,惠普代表团的高管们并未把这个信息告知公司董事会或首席执行官。

就在2011年夏天惠普同意收购Autonomy之后,该公司已经开始寻找逃避的出路。甚至在惠普完成收购Autonomy的交易之前,惠普便辞退了力推这一交易的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当年秋天,惠普又对Autonomy资产减损88亿美元,指责其中超过50亿美元与Autonomy采用不正确的会计方式,旨在虚报营收和利润有关。Autonomy创始人已否认公司存有上述问题。

在惠普近年来的一系列摸索中,收购Autonomy的代价无疑最为昂贵。检验这家科技巨头如何进行交易--倾其所有现金储备完成高价收购--就会发现一些要素的汇集点:新任首席执行官对高影响力的收购交易有着特殊的爱好;目标公司拒绝提供惠普希望获得的特定财务数据;包括了数位新成员的惠普董事会,几乎还必须需要处理另一宗对公司具有深远影响的提议。

就在权衡是否收购Autonomy的同时,惠普董事会还面临着放弃硬件业务的决定:是否放弃惠普年营收达到400亿美元的PC制造业务。为了同时应对两个转型方案,惠普董事会把自身划分为两个独立的团队,并避开了一些标准公司程序。与此同时,惠普13名董事当中,有8人担任惠普董事时间尚不足一年,在监督如此规模的公司和相互协作上几乎没有什么经验。

惠普董事会当时为出多少钱收购Autonomy设定了一个限制。由于Autonomy的要价更高,而惠普又早已设定了宣布这一交易的目标时间,因此惠普董事们又通过电话会议通过了更高的价格收购Autonomy的决定。

《华尔街日报》上周报道称,惠普已经收到了一些公司关于收购Autonomy的意向,不过截至目前该公司仍对出售Autonomy不感兴趣。惠普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已承认,公司高价收购了一家“原来是规模更小、增长速度更慢、利润没有我们预期高的公司。”不过惠特曼也表示,收购Autonomy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将继续对它进行投资。”

《华尔街日报》根据与一系列涉及收购Autonomy交易与尽职调查的相关人士,以及与熟悉惠普董事会审议意见的消息人士对话,并审核了内部文件后得出了结论:惠普在2011年做出了代价高昂的收购Autonomy的决定。

时光追溯到2010年,当时在惠普前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Hurd)因涉嫌违反商业行为准则而被公司辞退之后,惠普董事会任命了一位新首席执行官。赫德提升惠普利润的手段一直主要是削减支出。惠普希望找到一位能够策划出增长战略的首席执行官。令人颇感惊讶的是,惠普董事会选择了曾短暂担任过德国软件公司SAP首席执行官的李艾科(Leo Apotheker),而他在硅谷几乎没有什么名气。

在宣布收购Autonomy后惠普股价暴跌

惠普当时还同时任命软件专家雷·兰恩(Ray Lane)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兰恩是一位风险投资人,也曾担任过甲骨文总裁。很快,惠普4名董事宣布不参加重新选举,又有5位新董事加入了惠普董事会。

李艾科当时曾提议收购两家中等规模的软件公司。惠普董事会财务委员会否定了其中的一家,但是又在收购另一家公司的价格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消息人士透露,当时非常失意的李艾科曾向兰恩表示,“我已经用完了软件公司。”

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Autonomy一直在惠普的视野之内,但被认为是价格太高。就在李艾科出任惠普首席执行官1个月之后,惠普高管又一次谈论到了这家公司的名字。Autonomy的软件能够帮助商业用户在文本文档、视频和其它企业文件中找到相关信息,并合理的归类,而且这家公司的业绩一直在稳定增长。2011年4月份,李艾科与Autonomy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兰奇(Michael Lynch)在惠普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的总部举行了会谈。会后,李艾科向惠普董事会主席兰恩表示,他打算提议收购这家公司。消息人士称,兰恩当时的答复是,“现在由你来决定。”

李艾科在当年5月向惠普董事们提到了收购Autonomy的构想,并获得了他们对这家公司进行调查的批准。当时,惠普董事们正在处理其它的问题。惠普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业绩未达预期。董事们也清楚新任命的首席执行官与一些助手们意见不一致。而且惠普董事会当时还要做出一项重大决定:惠普拥有全球最大的PC制造业务,但李艾科希望惠普放弃该项业务。

因为同时需要权衡两项重大提议,惠普董事会决定把自己划分为两组。其中一组负责分拆或出售PC业务,该计划的代号为“赫耳墨斯”;另一组调查与Autonomy可能进行的交易,代号为“特斯拉”。

“特斯拉”团队在来自Perella Weinberg Partners和巴克莱银行的银行家们的辅助下,评估了一系列从结盟到完全收购的构想。数位惠普高管当时对收购Autonomy持保留意见。消息人士透露,惠普首席财务官凯茜·莱斯加克(Cathie Lesjak)曾表示,收购Autonomy会有损于惠普的资产负债表,用尽惠普的现金储备并增加新的债务。莱斯加克本人对此报道未置可否。

据熟悉惠普董事会活动的消息人士称,因为只有半数的董事们专注于收购Autonomy的交易,李艾科能够更为轻松的协调与这些董事们的会议日程,这也让他有机会来为此交易进行游说。惠普正常的程序,要求董事会财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交易提案,然后才由整个董事会来对交易进行审核。消息人士称,在惠普收购Autonomy的过程中,并没有通过这一途径。

很难讲这是否有影响。消息人士称,惠普董事会财务委员会主席是对收购Autonomy交易最怀疑的董事之一,但是他最终也和其他董事一样,一致通过了收购Autonomy的交易。截至目前,惠普董事会财务委员会主席、麦克森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哈姆格伦(John Hammergren)对此报道未置可否。

惠普董事会在7月20日召开全体会议,对收购Autonomy的交易进行了讨论。据熟悉此次会议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一些惠普董事对此交易的代价过高感到愤怒。而另一些董事,其中便包括了兰恩和风险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则极力推动这一交易。据悉,惠普董事会当时授权李艾科以最高每股25英镑(约合40美元)的价格收购Autonomy。

Autonomy创始人迈克尔-林奇

惠普董事会审定的收购价格,较Autonomy当时的股价溢价约50%。虽然高溢价在收购软件公司中极易出现,但要注意的是Autonomy的估值早已很高。Autonomy当时的市值约为60亿美元,为其年营收的7倍,运营利润的15倍。

惠普董事们和银行家们依据Autonomy未来10年的营收增长情况,确定出了对该公司的收购价格。消息人士称,单按照Autonomy的增长速度尚无法实现这一目标,该交易已经假设Autonomy未来的营收增长速度还将会更快。不过惠普董事们相信收购Autonomy之后,Autonomy能够实现这一目标。

7月28日,李艾科和惠普首席战略官谢恩·罗宾逊(Shane Robison)再次与林奇举行会谈。在法国多维尔举行的会谈中,双方就收购意向初步达成共识,惠普可以启动尽职调查。

8月份,惠普董事会确定在8月中旬发布财报时,将宣布一系列的重组方案及收购Autonomy的消息。到了8月13日,离惠普发布财报只剩下几天时间,而两家公司仍无法在收购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惠普已经把收购价格提升至每股25英镑,但是兰奇仍希望惠普能出更高的价格。消息人士称,兰奇向李艾科表示,希望后者把25英镑的收购价格提高25便士,也就是0.40美元。

兰恩迅速组织召开了全体董事电话会议。会议授权李艾科把收购价格从每股25英镑再提高0.5英镑。最终,这一交易得以完成。李艾科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场非常艰辛的谈判。我们不断的讨价还价。银行家和所有人都感到这是一个公平的价格。”

在惠普董事会进行的尽职调查中,惠普董事们对目标公司提供的少之又少的财务数据感到非常惊奇。Autonomy准许惠普董事会审查公司的财报,以及大约25份销售合同。惠普还希望看到Autonomy的会计核算工作底稿,也就是原始的财务数据,但是招致了Autonomy的反对。Autonomy当时表示,英国的企业收购准则,要求企业向所有的潜在收购方提交相同的文件。

惠普尽职调查团队的成员当时曾表示,无法获得所有的材料并非异常,另外因为Autonomy是一家被审计多年的上市公司,这从某种程度上也打消了他们的顾虑。李艾科当时曾表示,“任何拖延的问题都已有了答案。”

毕马威会计事务所当时协助惠普进行了尽职调查。消息人士称,当时在惠普和毕马威团队在与Autonomy长期的外部审计方--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英国分公司的电话沟通中,曾提到了一件事情。德勤团队提到,大约在一年之前,Autonomy的一位财务主管曾声称这家公司存有不适当的会计行为。德勤的三位审计员简要的提到了这一问题,并指出随后的调查显示这一说法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惠普团队并未就此进行深入调查,也没有把这一消息提供给李艾科或是惠普董事会。

消息人士称,无论是李艾科本人还是惠普董事会,在与Autonomy的谈判中均对此消息毫不知情。消息人士称,“在整个收购谈判进程中,没有对Autonomy提出过一点问题。”毕马威表示,所有披露的信息都已经“完全披露给了惠普。”

德勤对此报道未置可否。去年11月,在惠普谴责Autonomy存有欺诈的会计行为之后,德勤曾表示“该公司对Autonomy会计准则不适或财报中存在虚假陈述问题毫不知情。”出于对客户保密的责任,德勤拒绝就此透露更多的信息。

林奇拒绝就此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他反复表示,Autonomy所有的大型交易均受到了审计,任何惠普所谓的会计差异,均源自于美国会计准则与Autonomy遵循的国际会计准则之间的差异。

惠普董事会在2011年8月17日召开电话会议,商讨是否最终批准收购Autonomy的问题。消息人士称,惠普首席财务官莱斯加克在该电话会议中重申了自己关于惠普无力承担这一交易的立场。惠普时任首席战略官罗宾逊也支持莱斯加克的这一说法。截至目前,罗宾逊本人对此报道未置可否。

但是李艾科极力推进这一交易的进行。李艾科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我试图向董事会解释,从公司战略出发,需要这样推进。我从未告诉过董事会没有其它选择……我确信此交易的逻辑性。我为此积极辩护。”最终,惠普董事会以一致批准了这一交易。

惠普时任董事会主席雷·兰恩

第二天,有关惠普的新闻铺天盖地的袭来:这家公司下调了2011财年的业绩预期;放弃了刚推出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打算分拆PC业务;将以超过1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utonomy。一天之后,惠普股价暴跌了20%。

兰恩曾与一些惠普的大股东进行过会谈,发现他们当中几乎无人喜欢收购Autonomy的交易。兰恩随后意识到,许多投资人之所以投资惠普,看中的是公司稳定的派息能力,而不是增长能力。

消息人士称,在股价受到重挫之后,兰恩曾询问惠普顾问,惠普能否放弃收购Autonomy的交易。不过兰恩被告知,除非惠普能够说明Autonomy的业绩存有问题,否则英国的收购法不准许他这样做。兰恩随后与惠普高管的会谈发现,大家几乎一致认为李艾科并不是惠普首席执行官的合适人选。到了2011年9月底,也就是惠普宣布收购Autonomy 35天,李艾科任职11个月之后,惠普董事会辞退了李艾科。

在10月3日交易完成之后,林奇仍负责Autonomy的运营。不过几周之后,他便向惠普新任首席执行官惠特曼表示,当他与惠普服务器部门就捆绑硬件销售Autonomy软件进行沟通时,收到了“非常消极的反应。”

根据电子邮件和幻灯片展示的数据,Autonomy的营收很快便无法达到预期。2012年5月初,惠特曼和其他惠普高管访问了Autonomy位于英国的办公室,来检查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两周之后,惠普解雇了林奇。

惠普已经正式,目前美国司法部、证券交易委员会以及英国反严重欺诈办公室均对公司收购Autonomy的交易展开调查。林奇在去年年底曾表示,监管者并未与他进行联系,惠普所有的指控均是错误的。他说,“我们继续反对惠普的这些指控。”

彩库宝典2017年安卓下载

手机买双色球正规软件

究极进化无限钻石破解版

疾风剑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