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蔽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屏蔽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位皇帝倘若娶了霍家女儿立后那他的结发爱妻又该如何处置

发布时间:2021-01-11 16:11:00 阅读: 来源:屏蔽泵厂家

这位皇帝倘若娶了霍家女儿立后,那他的结发爱妻又该如何处置?

公元前91年的西汉帝都长安,因为一场莫须有的“巫蛊之祸”而变得血雨腥风,数万人因此喋血街头——倒在血泊中的不仅有平民百姓、巫婆神汉,还有权势正浓的文臣武将、数不清的皇亲国戚,甚至还有汉武帝亲自遴选的接班人——卫太子刘据。

就在那年七月的一个闷热难当的下午,长安监狱接收了一名特殊的犯人——一个年不足半岁、尚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的男婴。他有一个在今人看来有些奇怪的名字:刘病已。

在西汉时期,人们对于取名可能不大讲究。比如,汉高祖刘邦,在婚前和别人搞一夜情时生了个儿子。你猜他给儿子取了个什么名字?

——刘肥!

呵呵,刘胖子,这名字好玩吧。刘大胖子的名字虽然不雅,但他人生归宿却非常令人羡慕。他在他爹称帝后,被封为齐王,辖地七十三城,这是一份多肥的家业啊。

看来,他爹当年给他取名刘肥,没错。

还有,刘邦老婆的名字,叫雉。雉就是野鸡。你可别小看了这只“野鸡”,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人称吕后、吕太后的吕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临朝执政的伟大女性。试问天下女性,谁人能与之为敌?

还有,刘邦有一个曾孙子,名字叫彘。彘就是猪。这头“猪”可不简单,他就是后来改名为彻的汉武帝。“秦皇汉武”,创下的可都是不世功业啊。你现在还敢嘲笑一个名字叫“猪”的男人吗?

所以啊,名字嘛,就一符号。现在的人们为了给新生儿取个既动听又美好的名字,可以翻烂好几部词典,那个心呕得啊,真让古人汗颜。

还是说咱们的主人公刘病已吧。其实,他这名字也挺好的,“病已”,乃病愈之谓也,与同时代的霍去病的“去病”一样,都有远离灾祸、向往美好之意。

另外,病已,也正好诠释了他的人生。生于乱时病家(他是卫太子刘据的孙子,此时的刘据因受小人谄害、被逼谋反,事败后一家被杀,刘据一脉只剩下他这个一出生便逢狱灾的“病人”),人生的第一站就是阴暗潮湿的牢房,后又阴差阳错地登上皇帝宝座。

他就是汉武帝的嫡曾孙,后来改名刘询的汉宣帝。

长安监狱里也有好人,大家都同情这个一出生就遭灭门的皇室后代,就像生长于重庆渣滓洞的小萝卜头一样,也受到同监难友的友好对待与温情。长安监狱的管理者为小病已专门准备一个单间,还找了两个哺乳期的女犯照顾他。

狱中岁月,比起外面的血风腥风来,要安详平静许多,正是这那样的特殊环境里,刘病已才得以健康成长而不夭。

四年后,终于明白过劲来的汉武帝才发现自己是被小人利用了,当听说自己的曾皇孙还因此而被囚监狱时,就下令赦免其罪,让刘病已的亲人接回去。可是,此时的病已一家早已死散各地,找不来一个近亲了,不得已才交由他祖母史良娣(史亦在那场变故中遇难身亡)的哥哥史恭抚养。

“罪”虽赦,但,他的皇室身份一直得不到恢复,因为坐过大牢,其身份地位更比一般老百姓都不如。

一年后,病危中的汉武帝又想起了他那个流落民间的曾孙子,并留下遗诏:令宗正著其属籍(录入皇家宗谱),收养于掖庭。刘病已的宗室地位虽然得到法律上的承认,但却没有得到完全的人身自由,他送进掖庭,受到有司的看管。

掖庭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它不同于正规监狱,是设在皇宫里的劳改场,里面有卫生组、绿化组、纺织组等等小的单位,专门收容那些犯了错误的皇族、宫人。刘病已被分配到纺织组(暴室),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没有劳动任务。另外,掖庭令张贺,曾是他爷爷太子刘据的老部下,后来因犯错受了宫刑,被调到皇家劳改场当场长的,他对老主人的孙子小病已非常照顾。刘病已享有一般人没有的特权,可以在掖庭各处游走。

掖庭令张贺不忘旧恩,对刘病已的照顾可谓体贴入微,用自己的工资供给刘病已读书,并遍请名师为他讲解《诗经》、《论语》、《孝经》等儒家经典。他虽养于掖庭,却常常出行宫外,将理论知识与社会实践活动相结合,并结交了不少普通人,也深切体会了民间疾苦,在苦难中塑造出迷人的人格魅力。这一切,让张贺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病已这孩子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杰。

待刘病已年长,张贺想把自己的孙女嫁给刘病已。他的在朝为官的弟弟张安世(时任右将军)却坚决反对,并怒斥哥哥不识时务,新皇帝刚刚上台,你和一个废皇孙勾勾搭搭的有什么好,张贺这才作罢。

掖庭因其地处后宫,所以管理人员都是宦官(后来的太监)。汉朝的许多宦官都是有妻子儿女的,因为他们都是因为犯错误受宫刑后入宫当差的。比如掖庭令张贺就是。另外,具体负责刘病已所在纺织组的看守许广汉,也是半路入宫的。

许广汉年轻时,是汉武帝五儿子昌邑哀王刘髆的警卫员。有一次随汉武帝出游,他误将别人的马鞍当成自己的了,结果被定为盗窃罪,按律当斩。就在许广汉入狱待死期间,皇上又有新的指示,死刑犯可以改判宫刑。为了活命,许广汉一咬牙,就让人把命根子给剪了,后进宫做了掖庭的暴室啬夫(纺织组看守),成为刘病已的管教干部。

许广汉有一个和刘病已年龄相当的女儿,名叫许平君。小平君本已许配给他人为妻,可还未到婚娶时,她那未婚夫就一命呜呼了。张贺得知这消息后,赶紧跑来找老许,让他把女儿嫁给刘病已。老许也是好眼力,他也一直看好这个落难的皇孙,便一口答应了这门婚事。

妾十五,郎十六,正是解决人生大事的绝佳年龄。在张贺的操持下,刘病已很快就迎娶了许平君为妻。

婚后,刘病已在张贺和许广汉的资助下,在宫外租了房子,开启了一段全新的生活。

从未享受过家的温暖的刘病已,这下才真正品尝到生活的甜蜜。小两口恩爱情浓,一年后,就诞得一子——刘奭(shì)。

掖庭里的生活波澜不惊,而宫外的局势却波云诡秘。短短的十来年里,朝廷的大事频频。

先是汉武帝驾崩。武帝临终前托孤给朝中重臣霍光(西汉名将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将年仅八岁的小儿子、汉昭帝刘弗陵扶上帝位。那一年,刘病已五岁。

元平元年(前74年)四月,在位仅十三年汉昭帝驾崩。那一年,刘病已十七岁,刚结婚生子。

由于汉昭帝刘弗陵没有子嗣继位,此时已经权倾朝野的大将军霍光,又迎立远在南昌的昌邑王刘贺为帝。

刘贺就是近年来考古人员发掘出大量金银财宝的、地处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主人。可惜的是,这位老兄只在位二十七天,因为不听话,就被霍光给赶下台了,是史上在位最短的皇帝,史称汉废帝。

专权者可以专权,但朝不可一日无君。于是他们找啊找啊,终于找到流落民间的刘病已。

七月的一天,刘病已被霍光带进未央宫朝见皇太后,被封为阳武侯。随后,在霍光等人的拥趸下,刘病已即皇帝位,是为汉宣帝。至此,已经改名刘询的十七岁少年刘病已,一跃而成为天下之主,并封许平君为婕妤。

宣帝刘询知道,自己的这个位置是手握重权的霍光给的,在他手下打工,可不敢大意,如果不如霍大人的意,没了江山事小,甚至连小命也难保。他的前任刘贺就是最好的说明。

即位之初,汉宣帝对霍光是又敬又怕,言听计从。

就在此时,满朝文武在霍家的暗示下,极力促成宣帝和霍家联姻,要求册立霍光的女儿为皇后。

于公,和霍家联姻,有利于政局稳定;于私,娶了霍家千金为后,能保住身家性命,还有皇位。在他人看来,这本是一道简单的单选题,可是,对于刚称帝不久的刘询来说,下笔的手却重如千钧。如果娶了霍家女儿并立之为后,那他的结发爱妻许平君又该如何处置呢?

刘询是个聪明人,他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而是下了道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圣旨:“朕在贫贱的时候,曾经有一把旧剑,现在弄丢了,我十分想念它,你们想办法帮我找回来吧。”

好在群臣也都不是太傻,辗转琢磨之后,才明白了这位年轻天子的心思,于是,一起上书凑请立许平君为后。

是年十一月,许平君被正式册封为皇后。

这是中国历史上一道最浪漫的诏书,一道皇帝对贫女的许诺。汉宣帝演绎的这个“故剑情深”的故事,现在想来,仍让人感动。

爱一个人,就应该有所坚持。哪怕是生命、是万里江山、是千般无奈,都不足以成为妥协的借口。

许皇后平安上位,但,霍家人并未死心。一年后,霍家人便暗中买通皇宫里的医生。结果就是,年仅十七岁的许平君,在临盆分娩之际被人毒死。

许平君的意外之死,让刘询伤心欲绝。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那样的形势下,他只有隐忍。

许皇后死后,霍家终于成功地将女儿霍成君嫁入皇宫,并成为汉宣帝的第二任皇后。

进宫后,霍成君拥有富家女的一切特点,任性而为,挥金如土。虽然独擅房宠,霍皇后也没有为汉宣帝生下一子半女,但汉宣帝仍没嫌弃她,一个女人跟了他,他得善待。面对女人时,汉宣帝的心是水做的。可是,霍成君却有个疯狂的母亲,结果,让她的人生也过成了悲剧。那个疯狂的老女人名显,因为史书没有记载她的姓氏,因为是霍光的老婆,后人称她为霍显。

原因是,霍光死后,汉宣帝立即立许平君之子刘奭为皇太子。这让霍显恼怒异常,霍显便指使在宫中的女儿霍成君毒害太子。在母亲的唆使下,霍皇后几次出手,几次阴谋都未得逞。后来,疯狂的霍显又纠集族人借机谋反,欲罢除刘询而立自己的儿子、霍皇后的哥哥霍禹为帝。结果事败,霍氏一族除霍皇后外尽诛。

随及,霍成君的后位废黜,被打入冷宫。在冷宫中度过十二年的孤灯只影的生活后,霍成君自杀。至此,汉宣帝终于为发妻许平君报仇了。

刘询不仅仅有儿女情长,还是中国历史上少数有作为的皇帝之一。

他在位期间,对内,注重减轻人民负担,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对外,联合乌孙大破匈奴,平定西羌,设立西域都护府,正式将西域纳入版图。刘询时代,是西汉史上最为强盛的时期,史称“孝宣之治”,又称“孝宣中兴”。

其治世之功,足可以与他的祖爷爷汉武帝刘彻相媲美,只是,他比他的祖爷爷更专情,更人性,更温暖。

黄龙元年(前49年)十二月,刘询病逝于未央宫,葬于杜陵,抛却一身爱恨情仇后,又回到他曾深爱的女人许平君的身边。

从此,再也没人能将他俩分开。

反渗透膜厂家批发

建筑加固

仿真恐龙制作展览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