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蔽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屏蔽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年内九家基金公司股权生变高溢价转让渐行渐远

发布时间:2019-09-30 03:23:14 阅读: 来源:屏蔽泵厂家

年内九家基金公司股权生变 高溢价转让渐行渐远

今年以来基金公司股权变动绝不平静,上周阿里巴巴拟入主天弘基金的消息更是震惊了市常不过,11.8亿元持有51%股权并非最大手笔。为了达到绝对控股的目的,中信证券不惜斥资16亿元受让10%华夏基金股权。

而在天弘引入阿里巴巴之前,中欧基金今年也完成了一轮扩股增资,不过增资幅度难以与其相提并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缺少了如2007年般的牛市背景,股东投资基金公司的分红效应缺失,加上基金公司牌照不再是稀缺资源,股权高溢价转让也日渐减少。

高溢价股权转让渐少

斥资11.8亿元,以4.5元/股的价格购入天弘基金26230万元的注册资本,持股比例51%;如获批,将出现基金业内首位非金融机构、民营企业大股东。

自2003年成立以来,天弘基金股东几进几出,长年的亏损消耗了股东信心。但今年与阿里合作推出余额宝之后,已出现扭亏为盈。

在股权结构方面,本次增资扩股前,天弘股东结构原本为天津信托48%、内蒙君正36%、芜湖高新16%,而阿里巴巴与天弘管理层进入之后,天弘股东结构变为阿里巴巴51%、天津信托16.8%、内蒙君正15.6%、天弘管理层11%、芜湖高新5.6%。

与此相对应的是,随着监管的放宽,基金公司牌照稀缺性有所下降,阿里仍愿意高价控股令市场为之一震。

但这并非今年基金公司股权转让最大单。仅就金额来看,今年8月26日中信证券宣告以公开挂牌价16亿元受让无锡国联持有的华夏基金10%的股权。受让完成后,中信证券对华夏基金的出资比例达59%,获得对华夏基金的绝对控股。

此前,基金公司股权的高溢价转让,集中于2007年。在牛市中赚得盆满钵满的基金公司,其股权也成为香饽饽——招商证券便在2007年12月26日的拍卖中以63.2亿元的天价成功竞拍博时基金48%的股权,折合每股131.67元,使招商证券持有博时基金股份占比达73%。

另外,2007年10月22日,山西海鑫集团曾以折合每股56.2元的价格从南方证券手中买下银华基金21%股权;而南方证券作为银华基金发起股东,其持有21%的股权价格仅为2100万元,山西海鑫集团收购溢价达到惊人的56倍。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招商证券还是山西海鑫集团,高价收购基金公司股权之后一段时间,部分股权均再度让出。

如果说牛市催生的分红效应是其他机构哄抢基金公司股权的主要原因,那么随后的股市的漫漫熊途则削弱了大股东投资收益,高溢价转让日渐减少。低溢价、平价转入开始增多,基金公司股权甚至出现一度折价转让。典型的便是2012年3月,比利时联合资产将持有的原金元比联基金公司49%股权转让给香港惠理基金,转让金额为4050万元,较其当初7350万元减少3300万元。

轩金公司的“大动作”

实际上,在阿里增资入股天弘基金之前,今年4月20日,北京百骏投资有限公司以同样的方式购得中欧基金30%股权,只不过后者在投资金额与市场影响力上,与前者相比均相去甚远。

中欧基金公告称,其注册资本由1.2亿元增加到1.88亿元。其中,北京百骏投资有限公司认购出资5640万元;意大利意联银行股份合作公司增加出资700万元,万盛基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增加出资460万元。其股本结构最终演变成为意大利意联银行股份合作公司35%、国都证券30%、北京百骏投资有限公司30%、万盛基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占比5%。

此前,天弘与中欧都是市场上典型的小型基金公司,耕耘多年,规模始终不大。如果成功控股,依靠阿里的强势入主以及股权激励顺利开展,天弘基金可谓打了翻身仗。而今年以来,中欧基金以股权激励吸引市场目光,窦玉明的加盟更是添了一把火,但其股权激励目前尚无实质性政策出台,反倒被天弘基金饮得头啖汤,中欧的“翻身之旅”对比天弘稍显落后。

值得注意的是,引进新股东、股权激励这些“大动作”均发生在天弘、中欧等中轩金公司之间。

另外,今年东方基金也同样经历股权变动和增加注册资本。东北证券于去年11月16日受让中辉国华所持有的东方基金18%股权,今年1月正式获批。若按批准时间排序,东北证券亦成为放开持股上限之后,第一位主动升级为内资基金公司控股股东的大股东。

而东北证券的受让价格为1亿元,但2008年中辉国华从南方希望集团手中接过18%股权时的花费金额不过2100万元左右。而在实现绝对控股之后,东北证券还联合股东按比例向东方基金增加注册资本1亿元。

今年股权变更已达9起

今年以来,据记者统计,除上述天弘、华夏、东方、中欧之外,万家、宝盈、天治、招商和江信等基金均经历了股权变更,变更家数为9家。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不足一年的江信基金股权变动于9月底尘埃落定。其原始股东之一的中炬高新出售持有的江信基金20%股权给江西金麒麟投资有限公司,交易金额为2000万元,属于平价出售,并未发生折价或溢价。中炬高新称,此次出售股权是为集中资源优势,支持重点项目发展。

而与华夏基金一样,天治、宝盈、招商的股权变更均与大股东绝对控股相关。今年5月30日天治基金公告称,该公司原股东吉林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持有的天治基金12.5%股权转让给第一大股东吉林省信托,至此天治基金的股权变动为吉林省信托61.25%、吉林森工38.75%。

宝盈基金原股东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26%股权转让给主要股东中铁信托,中铁信托完成对于宝盈基金的绝对控股,股权结构为中铁信托75%、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25%。自此,始于2010年的宝盈基金股权“代持门”随着持股上限的放开而宣告终结。

招商基金原为合资成立的,招商银行、招商证券、荷兰投资平分股权。并非招商银行主动谋求绝对控股,去年10月外资股东方荷兰投资的退出迫使招商银行与招商证券联手接盘,前者受让21.6%之后成为第一大股东。这一变动于今年6月4日终于获批,招商基金股权彻底变更为招商银行55%、招商证券45%。

(基金开户来展恒 点财通会员 免申购费 基金推荐 基金超市 杠杆融资让收益翻倍 私募DIY顶尖私募任你选

固定收益理财3月年化7.8%)

重庆两江人工智能学院迎来首届新生大码服装

你好外星人即将上映校园爱情更接地气黄妃

iMe荣获亚洲新星大奖娇俏可爱引日韩公司邀约元若蓝

青云志爆剧照李易峰变身鬼厉尽显双面性格乌鲁木齐